人物|工作完成!投资巨人查理·芒格去世 享年99岁

发布日期:2024-03-11 13:31    点击次数:102

  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没能等到庆祝自己的元旦百岁寿辰,这位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老得力助手、长期商业伙伴11月28日去世,享年99岁。

  投资集团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28日宣布,公司副主席芒格的家人通知公司,芒格当天早上在加州一家医院“平静地去世”。

  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投资者之一,芒格帮助将伯克希尔变成享誉全球的投资巨头。93岁的巴菲特在一份简短声明中表示:“如果没有查理的灵感、智慧和参与,伯克希尔·哈撒韦不可能建立现在的地位。”

  芒格结过两次婚,两任妻子碰巧同名,都叫南希。2010年相伴54年的妻子过世后,芒格将大笔股份分给了六个孩子和两个继子,他名下的个人财富剩下约26亿美元。巴菲特则拥有1196亿美元。

  最佳拍档

  “我是沃伦。他是查理。我们一起工作。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因为他能听到,我也能看见。”

  每年,数万名股东都如朝圣般聚集到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度股东大会,听取巴菲特和芒格这对儿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投资二人组“布道”。

  伯克希尔的投资表现一贯优于市场,在以无杠杆和迄今为止无丑闻的方式运营的几十年里,市值神话般增长了上万倍。巴菲特成为美国最受尊敬和知名度最高的商界领袖之一,而芒格则有意避开闪光灯,以低调为乐。

  芒格比巴菲特大6岁,两人都出生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两家相距六个街区,芒格还曾在巴菲特爷爷开的高档杂货店里打工,不过那时候两人却不曾相识。

  直到1959年,父亲去世,35岁的律师芒格从南加州回故乡奔丧期间,与巴菲特在晚宴中偶遇,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尽管两人相距1500多英里,却通过频繁的电话和冗长的信件保持着密切联系。

  巴菲特当时在奥马哈经营一家投资合伙企业,他做出的每个重大决定都会打电话向芒格咨询。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两人分享投资理念,偶尔收购同一公司,建立了非正式的合作伙伴关系。直到后来创建了伯克希尔·哈撒韦控股公司的现有架构,芒格离开律所,于1978年开始担任伯克希尔公司副主席。

  帮助巴菲特选择投资项目,并迅速指出那些潜在的错误并不总是愉快的,巴菲特曾称他的商业伙伴和投资顾问是可恶的说“不”大师,但他也很清楚这样的伙伴珍贵之处。

  “查理比任何人都能更快更准确地分析和评估任何交易,”巴菲特说,“他能在 60 秒内看到问题所在,他是一个完美的合作伙伴。”

  巴菲特最初深受他的老师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价值投资鼻祖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影响,总是倾向于购买那些以低于其账面价值的折扣价出售的公司股票,然后等待市场价格改善时再出售。而正是芒格帮助他超越了这种早期的价值投资策略,推动他购买了一些伟大的企业。

  喜诗( See's) 糖果公司是这一投资理念最早的试金石。当 1972 年以 2500 万美元收购Sees的机会降临时,起初巴菲特无法接受溢价高达公司账面价值三倍,但芒格帮他认识到这家公司业务的稳健性和竞争优势。而一旦享受到收购一家经营良好公司的乐趣,对这种乐趣的追求就再也无法停止。

  他俩齐心协力抓住了许多其他人错过的机会,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和整个八十年代迅速收购,公司声誉日隆,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伯克希尔·哈撒韦已成为美国净资产最高的公司,赢得了大批追随者。

  巴菲特从不讳言芒格对他的投资哲学产生了深刻影响。2015年,巴菲特在伯克希尔的第50封年度信中这样写道:“芒格给我的蓝图很简单:忘记你所知道的以优惠价格购买平庸的企业;而要以公平的价格购买优质企业。”

  伯克希尔投资当初名不见经传的中国汽车制造商比亚迪也是芒格所荐。

  守时书痴

  1980年,芒格在白内障手术并发症后失去左眼,但这既没影响他推进事业,也没影响他继续痴迷读书。

  他的女儿艾米丽说:“如果你玩猜谜游戏,谜面是‘查理·芒格的双手’,多数人给出的第一个谜底都是‘书籍’。无论他在什么地方,他的双手总是捧着一本打开的书,要么是本杰明·富兰克林的传记,或者最新的遗传学著作。”

  孩子们取笑芒格就像是“一本长了两条腿的书”。芒格倒是很享受这绰号。“我这辈子遇到的聪明人没有不每天阅读的——一个都没有。”他说自己尤其是个传记爱好者,希望和那些有杰出思想的已逝伟人成为朋友。“要是能够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你的经济学肯定可以学得更好。”

  芒格的读书习惯得益于双亲从小鼓励,就连每年圣诞节,父母给每个孩子送的礼物也是几本书。那些书通常在当天晚上就被小芒格狼吞虎咽地看完。

  上世纪四十年代,芒格曾在密歇根大学学习数学,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断了学业,他在陆军航空兵服役期间又被送去学习气象学,最终1948年在哈佛大学获得法律学位。

  他能够帮助巴菲特使伯克希尔取得成功,跟博览群书,采用从心理学、物理和数学等学科借来的各种不同模型评估潜在投资不无关系。

  在对冲基金喜马拉雅资本创始人李录看来,芒格的头脑是原创性的,从不受任何条条框框的束缚,也没有任何教条。“他有儿童一样的好奇心,又有第一流的科学家所具备的研究素质和科学研究方法,一生都有强烈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几乎对所有的问题都感兴趣。任何一个问题在他看来都可以使用正确的方法通过自学完全掌握,并可以在前人的基础上创新。这点上他和富兰克林非常相似,类似于一位18、19世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李录在《穷查理宝典》的中文版序里这样写道。

  芒格的天生精力充沛和严格守时也给李录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他说,从1996年认识72岁的芒格,他永远那么精力旺盛,记忆力惊人。

  芒格喜欢安排早餐会谈事情,时间通常在七点半。李录回忆他第一次受邀与芒格吃早餐时,提前几分钟赶到,发现芒格已坐在那里把当天报纸都看完了。第二次约会,他提前一刻钟到达,芒格也已经坐在那里看报纸了。到第三次约会,他提前半小时到达,结果芒格仍先到一步。第四次李录狠狠心提前一个钟头到,六点半就坐那里等候,到六点四十五分,芒格悠悠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摞报纸,头也不抬坐下,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另一次,李录在机场碰到因为安检意外而误机的芒格。他不解地问芒格:你有自己的私人飞机,伯克希尔也有专机,为什么要到商用客机机场去经受这么多麻烦呢?芒格的回答是,第一,一个人坐专机太浪费油;第二,坐商用飞机更安全;第三,我一辈子想要的就是融入生活,不希望自己被孤立。

  “我手里只要有一本书,就不会觉得浪费时间。”芒格任何时候都随身携带一本书,只要拿着书,就安之若素。

  芒格的坚持与毅力也远超常人。

  “查理一旦确定了做一件事情,他可以去做一辈子。比如说他在哈佛高中及洛杉矶一间慈善医院的董事会任职长达40年之久。对于他所参与的慈善机构,查理不单是非常慷慨的赞助人,他还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以确保这些机构成功运行。”

  芒格有很多金句。当有人问他如何才能找到一个优秀的伴侣,芒格的回答是,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自己配得上她/他。“如果你想获得你要的东西,那就让自己配得上它。”

  芒格晚年时常引用出自《天路历程》中真理剑客的话来结束他的演讲:“我的剑留给能够挥舞它的人。”在李录看来,芒格早已超越成功商人,他的灵魂本质是一个道德哲学家。

  低调“毒舌”

  巴菲特从未打算退休,老友芒格当然也一样。

  芒格最喜欢的本杰明·富兰克林成名前,在费城从事印刷业糊口期间出过一本书——翻译自拉丁语的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所著《论老年》。芒格显然很喜欢这本书,在他自己的书里多次引用其观点。

  “在西塞罗看来,如果你的生活方式是正确的,那么你到了晚年只会比年轻时更加幸福。”

  西塞罗还批评了提前退休的做法,赞同毕达哥拉斯的道德观:“如果没有得到他的将军——也就是上帝——的命令,没有人应该放弃自己的岗位。”

  芒格和他的搭档巴菲特显然都是上述观点的坚定支持者。今年5月,芒格还如常与巴菲特一起出席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度股东大会,警告说,投资的黄金时代已结束,投资者需要应对较低的回报期。本月早些时候当他接受媒体采访时,看起来精神也不错。

  在伯克希尔年会上,巴菲特通常率先回答提问,但往往会转过身问:“查理,你怎么看?”查理的典型反应是面无表情地回答:“我没什么要补充的。”

  这个经年不衰的梗在1998年一次特别股东大会上被巴菲特狠狠玩了一把。他用一个硬纸板芒格人像和一段芒格录音代替芒格本人出现在主席台上,巴菲特问了纸板芒格六次这个问题,每当录音响起,巴菲特都会露出顽皮的神情。明年的年会上,该有多少人会怀念那单调却趣味十足的声音。

  而活着的芒格一旦有话要说,一定是直刺要害,决不拐弯抹角。谈及伯克希尔·哈撒韦辉煌的成功,他说,这不是辉煌,这只是避免愚蠢,是“通过努力坚持不犯傻”。

  他将加密货币投资斥为“绝对疯狂、愚蠢的赌博”,还冷对今年围绕人工智能的火热炒作,他说:“我认为老式智能效果很好。”

  投资者对伯克希尔长期以来的一个最主要担心是,当年长的领导者最终不得不下台时,公司将去向何方?

  实际上,基于该公司财务业绩过去十年表现平庸,董事会14名成员中5人超过90岁,从未撰写或披露其关于气候风险和多样性等政策,甚至没有一个正常运作的投资者关系部门,一些媒体已在质疑伯克希尔的权力交接是否该尽早进行?

  “最大的问题是巴菲特先生应该什么时候离开。他可能想死在办公桌前,但他呆的时间越长,他成为负担的风险就越大。”《经济学人》杂志两年前一篇文章就用这样一句近乎冒犯的话毫不客气地做结尾。

  芒格之前说漏嘴,才让外界知道巴菲特确实指定了接班人,一旦他不再负责,副主席阿贝尔(Greg Abel)将成为新的首席执行官。

  在芒格写的《穷查理宝典》中,对于股东询问“沃伦走后会怎样”的问题,他是这样耐心回答的:

  关键是拥有许多优秀的企业。优秀的企业能给伯克希尔的发展带来很多动力。但我认为我们的继任者在资本配置方面将不会像沃伦这么出色。

  伯克希尔钱多成灾——我们拥有许多不断产生现金的伟大企业。如果股价下跌,伯克希尔可以把它买回来。没有理由认为它会很快完蛋,而且我觉得有理由认为它将会继续运转良好。如果伯克希尔没有随着时间流逝——就算是在沃伦去世之后——而变得更大、更强,我会感到非常吃惊。

  等到沃伦离开的时候,伯克希尔的收购业务会受到影响,但其他部门将运转如常。收购业务应该也还行。反正我们可以向你们保证的是,从前那种增长速度将会下降,我们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说谎。

  ——要是查理去世了呢?

  “正如你能看到的,我们打算永远在这里待下去。但就算我去世了,你拥有大量现金,还有巴菲特坐镇总公司——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